现在的位置:主页 > 游戏赚钱 >

一个苦逼游戏辅助开发人员的自述 - 深入神秘网

2017-07-21 10:35   ⁄   游戏赚钱   ⁄  

三天之后,坐上了去福建的飞机,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出远门,倒也是各种刺激,各种新鲜。小老虎在机场接我,同行的还有后来认识的老陈,大哥(网游工作室老板的哥哥,老板我们叫东哥)。一路直奔网游工作室,跟小老虎半年不见,到也聊的甚欢,不过大致也就是吐槽当时老板怎么怎么,互相爆料各种内幕罢了。

聊的开心,到也不觉得无聊,晃眼功夫就高速上面跑了几百公里。到网游工作室所在城市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初次见东哥,互相寒暄一下,带我们吃了晚饭,然后奔工作室而去。这一去吓的我是一身冷汗啊,要不是小老虎在,我估计要尿了,网游工作室在郊区的一个深山里,乌黑晚上,车在山坳里绕啊绕的,山路又窄,周围一点灯光没有,不怕才怪了。好在坚持半个小时,终于看到网络游戏工作室了。我的天,真心离吓尿不远了。

游戏工作室到也考虑的周到,一切日用品都给准备好了,更感动的是,我们住二楼,居然在茶室还给堆了半屋子的零食,饮料,活生生半个小超市啊。

不过感觉压力好大,东哥这边什么都给我们准备的很好,要是不赶快搞点项目出来,好对不住人家。所以第二天就开始跟小老虎他们谈项目安排的事情,小老虎大致把自己定位为大师傅,主破解,我负责程序,老陈和这边游戏工作室管理员的弟弟负责分析数据,测试,以及写点小工具。

对这个分配我心里倒是有些不爽的,毕竟都知道,破解工作量相对要小很多,不过毕竟我是别人叫来的,也就不好提什么异议。况且,毕竟赚钱是目的,只要能赚钱,让我去捡地砖我也要干的。

简单说一下游戏工作室情况吧:

1楼旁边是一个很高大上的厂房式工作室,400多台机器整整齐齐的摆着,让我真心佩服网游工作室实力啊,虽然机器数量一般,毕竟能弄这么干净整洁,机房能那么凉快,到是很难得,一下觉得赚钱,就是迟早的事而已了。有我们牛逼的开发,有这不错的工作室,再不赚钱,天理不容啊。

2楼是我们的工作区,小老虎,老陈,小白,小弟和我我们5个人用,客厅工作,周围几个房间大家睡觉,因为只有4个房间,所以我跟老陈睡一张床,不爽啊,迟来的,什么都没别个好,呵呵。老陈跟我和小老虎是一个城市的(nbe),以前做黑产赚了不少钱,东哥和小老虎就是他牵线搭的桥,以前那行做不动了,打算跟我们一起搞搞,看有机会多少捞点,毕竟2边都是他朋友,典型的老顽童类型。

小白是外省的,做易语言,没啥技术,但是吹的很凶,只要你说个啥,他都能接上,记得跟我们说的最厉害的是,他股票里还有100多w,但是大家都没见他玩过股票,不知道东哥是怎么被他忽悠的月薪1w弄来的。小弟是1楼一个股东的弟弟,大学毕业没事,被他哥哥叫来跟我们学一下。

3楼2个,岁数跟我们差不多,但是蛮神秘的,很少来找我们玩,昼睡夜出,干嘛的我也不知道,反正觉得好神秘,而且东哥全家都挺尊重他们的,估计是啥大人物吧。

我们第一个项目定位的是韩国天1,东哥说,这游戏在福建有几万台的量,我们做内挂,每台每月收50块,那都得赚多少,而且稳定不封号。对于他们的话,我是深信不疑,毕竟以前合作的游戏工作室虽然也都是几百台机器,但自己真来这里一起搞,还是挺震撼的,况且以前工作室都是被老板控制住,我们下面接触的相对很少的。

大概来游戏工作室的第三周,某天东哥很神秘的说,晚上别在家里吃饭,跟我出去。听到这个的时候,大家都好兴奋,因为终于可以不在家里吃饭了。

这里吐槽一下,家里做饭是东哥妈妈在做,老人家肯定就比较节省,东西放10天半个月还舍不得丢,得一直吃完,以至于到后期,大家都只是喝点汤,都不吃菜了,因为汤一般都是新鲜的。就这样恶性循环,每次菜吃不完,就放到下次一起混着做,然后就跟滚雪球一样,导致有可能某顿桌上还有半个月前的东西。

记得我第一天在游戏工作室吃午饭,因为我第一次来,所以阿姨也做了不少菜,算是犒劳我把,中间一大盘秋刀鱼,还有海鲜丸子,我就拼命吃呗,前天做飞机,又车上颠簸那么久,真心饿(nbe)。然后小老虎,老陈,小白就拼命的笑,但是也不说话。小弟一个人默默的喝着汤。下面1楼的2个管理也埋着头吃饭,其它6-7个1楼的小工在隔壁桌有说有笑。

当时我真为这场景费解,又没熟人聊几句。后来小老虎他们才跟我说,那些个秋刀鱼,海鲜丸子都是1个月前他们烧烤剩的了,每次都没人吃,就我吃的很欢。我勒个去,我当时吃着秋刀鱼,觉得是有点啥味,但是以为海产品嘛,不都那样怪怪的吗.........

晚上东哥带了我们外面吃了饭,然后就先走了,让老陈带我们逛一下去找他,反正搞的神神秘秘的。快晚上的时候,小弟哥哥开车来接我们,车上跟小老虎东一句西一句扯一些泡妞的事,后面给了小老虎一个胶囊。然后问我洗不洗换喝酒,要不要泡妞?对于我这初入世道的小白,泡啥妞哦,而且跟我媳妇儿关系那么好。

其实也没太明白他们啥含义,后面第三天老陈才跟我说,其实是问我呆会儿喝酒之后,晚上要不要安排小妹跟我过夜,只是怕影响不好,说的很含蓄而已。来到ktv,我勒个天,桌上全是洋酒,啤酒,乱七八糟的,一个大包间,各种奢华。里面有坐了几个人,东哥和楼上那2个神秘家伙也在。

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还是挺不知所措的。后来大家到齐之后,大概扫了一下,一行10多个。然后门开了,进来N多小妹,东哥说让看上的就留下,让我们去挑。我跟老陈对视一眼,老陈奸猾的笑了笑,我们都不好意思喊,东哥就一直催,以为我们不满意,就让换一波,没一会儿都换好几拨了,大家看没办法,我也不敢正视那些女的,我记得大概看到一个黑色裙子的,没看脸,就随便指了一下。就这样包间又来了10多妹子,基本都就满满一屋人了。

本来作为新来的,我拿了杯酒去想敬东哥一杯,结果东哥忙着应付楼上那2家伙,也没跟我喝酒,就说呆会儿他过来找我。

我出生在一个少数名族区域,其实这在我们那里是让人很不能接受的,由于这件事,使我对东哥定位只是简单的老板和员工关系而已了,2人之间始终感觉有隔阂,唉,这也许也是我应该(nbe)改改的地方吧。后面到座位时,发现小白也遭遇了我一样的境况,只是小白比较看的开啊。然后就是跟老陈,小白喝酒聊天,时不时妹子也来灌我们喝点酒,当时觉得这些妹子还是挺好,不摆谱,你说啥就是啥。

由于第一次喝洋酒,几轮过后,记忆全失了。只是第二天大家都说我出了很多丑,反正我是一点都记不起来了。第二天整整睡了一天,第三天才起来,所以时间上面缺失了一天。也印证了,这游戏工作室行业真是土豪云集啊,后面听说那晚上一场酒就喝上万,后面小老虎带了个妹子走,一晚上费用1k,也是他们买的单。

后来我酒醒后才知道,当时小弟哥哥给他那个胶囊是伟哥,小老虎吃了一晚上跟别个妹子办事,第二天回来瞳孔都扩张了,看着东西都有重影。所以啊,这里还是推荐大家千万别用这些东西啊,说不定用着用着,某天突然不用,发现自己就没能力了。题外话,题外话!

由于那晚喝酒喝的太厉害,已至媳妇儿打电话全被我挂掉,刚好我们在ktv玩的时候,又被她知道,第四天她就买机票飞到厦门,无奈,去厦门陪她玩了一周,然后送回家。这样项目就一来一去拖了快10天了。

不知不觉1个半月过去了,天1进展也不太顺利,大体功能都出来了,但是卡点的情况很多,导致大家都有点疲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对这边情况也逐渐了解,慢慢发现,网游工作室情况没我们想的那么乐观。

天1只是东哥听说外面有那么大市场,但是真做出来了,别人东西做的好好的,稳定性也高,你这不稳定的东西,即时每个月比别人低10块20块,也不见得有工作室愿意用。可能考虑到这个问题,也见我们开发的很痛苦,大家积极性开始变低。最后考虑暂时冻结这个项目,改做网易的倩女幽魂。

这段时间,貌似楼上那两个神秘的家伙也没事干,时不时的也来2楼找小老虎闲聊,才都慢慢的知道,楼上2个一个叫老庄,一个叫老包,他们之前做黑产的,帮东哥赚了7-8位数,现在没事干,就每天白天睡觉,晚上出去泡妞喝酒。怪不得东哥家里对他们是各种好啊。

慢慢关系熟了,他们也给我们讲一些事情,比如网络游戏工作室是大家入股投的钱,后面东哥让他爸爸在机房扫地,给2k块工资,每月给他妈妈6k做饭,阿姨舍不得花钱就各种省呗,导致后面下面股东都很不爽,觉得游戏工作室一直没收益,钱还被各种名目往家里捞。只是大家都憋着怨气,毕竟东哥是大东家,大家也都指望我们2楼赶紧出项目,楼下机器都停了大部分了。

就这样,每个股东都没捅破这层纸,都坚持着等我们上面项目。那段时间,突然觉得压力好大,我们出去轻轻松松就吃喝挥霍掉上万,网络游戏工作室那些小股东得拼多久才能攒起来这些钱,突然感觉很对不住他们。

从此以后每次有活动,虽然都被拉去,但是说实话,真心玩的不开心,感觉在吸别人的血。而后面才听说,东哥带我们出去玩,某些时候也是为了做账,借机会把游戏工作室钱做到自己下面,毕竟没有活动就没有消费,也就没名目做帐拿钱。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