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主页 > 网上赚钱 >

大学生奋斗在工作室这条不归路上(下)务必远

2017-09-12 09:22   ⁄   网上赚钱   ⁄  

导读:搞网游不算创业,正如文中作者所说,我现在越来越认同了。这位哥最终还是卖掉了电脑,真是天下没有无不散之宴席,最终朋友们都是要渐渐离开的,但您走的甘心吗?也许有时候放弃才是一种解脱。游戏工作室-国服-外服-代练-转型-赚钱-比特币-赌博,还有什么是这位哥没做过的?难到这就是这个行业的宿命吗?

今天开篇先给年轻人一些忠告吧。记得以前说过一次,就是要考证,那是毕业前的忠告,今天说说毕业后的忠告,当然权贵的话直接回家接老头子的班就可以了,我直说普通人。根据我和我同学的各种遭遇,我认为排序是这样的:

一般人就是没背景的人,没背景的话做公务员也没啥前途,靠自己是很难升迁的,我有个同学进了财政局两年了还是个前台收费的。创业是把双刃剑,勇敢的,想好后路的还是走这条路最好,没做好准备的,拿家里的钱出来做试验的,却万万不可走这条路,因为创业失败率是99.99%,成功的真是万里挑一千里挑一的。要是打算老老实实做事,走职业生涯,外企和名企最好了,做什么事情都有严格的规范,进去之后会有非常好的培养体系,而且培养出的人才确实出类拔萃,以后跳槽也方便,升迁也方便。实在不行就去一般的上市公司,别的不求,钱多啊,而且一般不会太累。

最后没辙了,就去国企吧,钱多,但是累,这是通病,我同学在中铁中建中交的非常多,混了两年基本年薪都在十万左右,也有个别二十万的,但是累的半死,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内资私企是最不推荐的,小公司说白了就是皮包性质,一切没保障不说,乱七八糟事情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做什么都不讲程序,往往是干了很久什么都学不会还养了一身臭毛病,而且干久了自己就慢慢被环境感染了,麻醉了,越来越没斗志,当这个企业倒闭散伙的时候,你才发现自己啥也不会,失业是很惨的。

上面忘了说了,去一般的内资私企,不如去考公务员,别听媒体吹得多难考一样,其实不是很难,我认识的人都是很一般的人,我的同学也是资质非常一般学历不高的,但只要想考公务员的,基本都考上了,最差的也考上事业单位了,只是职位有好有坏而已。总之我的建议不到最后一步,千万不进小企业,小企业毁人不倦。

故事继续。中断了和帅哥拿货之后,我只是找理由说暂时不要货了,但是没断了这根人脉,因为我觉得多接触这些人,说不定会有什么启发,没事还约帅哥出来吃饭,但是他没来过,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没利益基本很难交往下去。任何时候都坚信,朋友是扯淡的,利益是永恒的。

在国外的论坛混迹久了,就月变越胆小,因为每天都有人被骗,基本不敢和人轻易交易了,很多人手里是有少量货的,但是往往只是一点一点放货,说不定哪一笔就坑了你,反正这是一个卖方市场,有东西不愁卖。。而且换个ICQ换个Gmail又是一条好汉,欺诈的成本是非常低的,这让我在很长一点时间里都特纠结,想做,又不敢做,好几次交易都是到最后觉得不对劲,没有打款成交。

后来在论坛里翻很久以前的帖子,发现一个神人,绝对的大牛,是个俄国人,属于传统意义上的顶级骇客,以前在各个论坛专门出售资料,早期的PS商店,苹果商店的货,非常大一部分都是来自于这个毛子。很可惜,在哥踏入这个行业的时候,这位大神已经不做这些了,但是通过搜索发现了这个大神的ICQ,先加上再说。

加上ICQ也没啥用,给对方发了几封邮件,也没回,估计是抛弃了哪个ICQ,彻底隐退了。不过哥比较机灵,ICQ有个功能就是看好友的好友,我想,既然他是这个行业的先驱,那他的好友肯定也有非常多是做这个的,但是随便一翻好几百个好友,怎么办,从中国人开始加。凡是头像或者网名像中国人的,都加了用汉语问一下,看看有什么收获。

但是大部分人加上之后都石沉大海了,这位大神的好友和这位大神一样,销声匿迹。可功夫不负有心人,哥终于遇到了第二个贵人。当时大神的好友列表里有个人头像是邓超,一看就是中国人,于是加上之后问了几句。说实话用这个头像的我感觉多半是菜鸟,没想到我的判断错了。

某天晚上邓超上线了。我赶紧上去聊了几句,因为我知道就算这个人是菜鸟,也是先与我进入这个行业的菜鸟,总比我见得多吧,说不定聊几句能有什么启发呢,说不定人家现在有什么新项目呢。聊了没几句对方说打字太慢了,懒得打字,你要是有诚意就留个电话吧。有时间我打过去。我当时比较傻,就留下了自己的真实号码。

第二天晚上邓超打来电话了,聊了很久,我彻底改变了对这个“菜鸟”的看法,他不仅不是菜鸟,还可能是位大神。来电显示是英国的,我说你在英国啊,对方说自己现在在留学。然后说了没多久,话题很快说到了黑卡行业,邓超说现在这个被做烂了,其实这个行业最初比你想象的要大很多,根本不仅仅是苹果商店刷个软件那么简单。一条优质的资料,可以支付任何通道,也就是说可以随意变现,只有质量最低的资料,或者被倒卖了好几手的资料,才会拿来做苹果商店这种微利项目。然后还和我说了以前的一些赚钱和变现的套路,当然是过时的做法了,但是听得我目瞪口呆,真的是大开眼界。

挂电话的时候我问,以后怎么联系你,对方说,如果我觉得有必要我会主动联系你的,还有,以后别留自己的真实号码,多备一部手机,你做的是擦边球行业,就要有这个意识。

不得不说,这位前辈的很多话对我影响是很大的,从那之后我养成了两部手机的习惯,有一部专门做业务,不和家里人什么的联系,当然sim卡也是买的,不是实名办理的。

后来这位前辈给我打了两三次电话,每次来电号码都不同,基本都是欧洲的。聊得内容都是基本的,比如在哪个城市,做什么,这一类的,主要是试探我的实力和为人,如果我是个彻彻底底的穷b,估计交流到此结束了,如果我特别2,估计也完蛋了。还好我认为自己的交流都比较得体。

又过了几天,来了电话,一个国内的号码,接通电话才听出是那位前辈,我说你回国了啊,对方说,呵呵,其实一直都在国内,留学是骗人的。谈话的内容很简单,对方说自己手里有货,东莞面交,问我去不去。我当时也算单纯,想也没想,总觉得这是个大牛,跟着干一定没错的,一口答应了。

回到住处,梦幻君说,该不会被骗吧,不会去了之后被抢劫吧……梦幻君说了很多假设,确实让我觉得害怕,因为毕竟是网友,谁知道对方什么来路呢,而且好事一定让你摊上?为什么别人自己不做呢,有货不去赚钱?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拿出电话给打过来的那个号码拨过去,已经停机,搜索了一下哪个号码,没有任何信息。想起来确实觉得心里没底,但是最后感性还是战胜了理性。因为我太久没做什么了,不想吃老本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相信做好准备,还是可以去一趟的,对方图我什么,要钱没钱,要命贱命,我觉得对方就是骗或抢,也没必要锁定一个我这样的角色吧。

决定身上只带一个诺基亚砖头机(NBE),不带任何值钱的东西,只带几百块零钱,带一张银行卡,没钱随时让梦幻君打款,轻装简行,买了一张去东莞的火车票,准备奔赴大东莞。

这两天梦幻君联系着卖工作室呢,主要没啥好项目,我们也打算转型做别的,现在如果不卖掉游戏工作室,intel新平台大量铺货的时候,我们的配置就很难卖出好价格了。

哥讲的事情都是真的,不是小说,你仔细推敲,哥的经历也不算奇遇,这些偏门的行业,灰色的产业链,确确实实是存在的,而且很庞大,是普通人不愿意去深入接触也没有机会接触罢了。哥预计很快会更新完毕,因为大概就是两年多的经历,事情是有限的,总有写完的那一天,毕竟不是小说。
到了大东莞,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大家印象里的东莞是什么我就不说了。反正我真的到的时候,感觉很不一样,火车站不是在主城区,是在某镇,不过东莞的镇比内地的二线城市还牛b,经济实力名不虚传........至于那啥和那啥,本人没有体验,就不说了。

找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司机问去哪,我说先往市区开吧,他说南城东城莞城去哪,我说随便吧,别花太多钱,带我在这个城市转转,反正我闲着没事。。司机能赚钱,当然乐意了,路上攀谈了起来,原来司机是湖北人,他说东莞的出租车基本都是湖南人和湖北人在开的,后来司机说,东城和莞城都开过去了,最后是南城,下车还是继续开,我说找个网吧我下车吧,然后去了网吧。

在网吧门口便利店买了张sim卡,插手机上给梦幻君报个平安,然后进网吧,下载ICQ给邓超留言:

我已到东莞,电话XXX,见字回电!

随便打了一会儿游戏,然后上网定了家酒店,出门找吃的,吃饱了就回酒店了。

在酒店里静下来,感觉非常煎熬啊,差不多晚上八点开始,门缝里就塞进各种小纸片,大家都懂得。一夜过去,地上差不多有三四十张小纸片,估计是因为我住的快捷酒店,管理不严格吧。反正东莞特色我是感受到了。不过我没心情想那些,心里就想着邓超哥赶紧联系我。。

第二天,出去在市里乱逛,坐公交,打车,逛来逛去,本来想去虎门的海边看看,但是怕邓超哥打来电话约见,所以没敢去太远的地方,只能在市区里随便逛,一日无事,回到酒店感觉很沮丧,我估计我是被骗了。唉。当时就觉得,国内都是他妈的嘴炮,说得好,真的要交易就退缩了,估计也是没实力的家伙。晚上给梦幻君打了个电话,梦幻君说你好好玩玩吧,反正也去了,就当旅游了,只要人安全就是好的。

第三天,决定去虎门转转,在车站等车的时候,短信来了:

中午12点,XX医院,面见。

哥就奇怪了,为什么要在医院见面了,心里挺没底的,后来明白医院人多,对方估计没少做黑色产业,怕我是钓鱼执法的。

于是没去虎门,打车到了医院,在附件的糖水店里要了杯喝的,熬时间。

中午终于到了,对方打来电话,问我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说彩条衫,对方说在大厅里见面,我进了大厅,找了个座位坐下了,过一会儿,一个特别瘦的年轻人过来了,一拍我,“嘿,就是我!

这个头像是邓超的人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岁数比我小,特别瘦,长的非常怪,有点马云的感觉。我俩寒暄了几句,他说一起去吃饭吧,边吃边谈。于是找了家小店,点了叉烧饭烧鹅什么的,坐下细谈。。席间,才对邓超有了基本的了解,这个高中都没毕业的人,做的事情是我想都没想过的,基本都是些擦边球,所以他才那么谨慎。其实见面前我们双方都是谨慎的,我是怕被骗,他是怕被抓。
酒足饭饱之后,他说去看看他的工作室吧,我当然乐意。

跟着他走了大概半小时,到了一家茶叶铺门口,他说是他大伯开的,开门往里走,茶叶铺是长条形的屋子,大概四五米宽,但是有十多米长,一直往里走,出了后门,是一个院子,院子里面有栋四层小楼,进楼之后跟着他一直上楼,到了三层,一开门,里面摆着大概二三十台电脑,最关键的是,人家有二三十个员工在那里工作,各种忙碌的样子,一看就是颇具规模的工作室。

工作室的规模比较,我觉得电脑数量不如人数重要,假如有五十个人,那这个工作室一定不小,假如有五十台电脑,但是只有一个老板,那这个工作室肯定没什么规模。我就是后者,他显然是前者。

看我目瞪口呆的样子,他笑着开玩笑说:怎么样,要不要来给我打工啊,比你单干还赚钱呢。我说算了吧,还是谈谈我们的生意吧,呵呵,我觉得我混的还不如你工作室里打工的,真是惭愧啊。

他把我引上了四楼,泡了一壶茶,开始谈生意,他说自己现在有四五个业务要做,黑卡资料的业务不打算做了,因为来钱慢(我擦,我觉得来钱快的项目人家觉得来钱慢,这是差距啊)。然后他手里还有几千条资料,不过大部分都是二手的,做过别的项目(很坦诚,直接告诉我是二手的)。问我能不能一次接下来,价格上可以做到比老外还低。

我说,这二手的东西,质量怎么样啊,别最后10个就过1个,那没有搞的意义了,他说反正保证我(nbe)赚钱,但是赚多赚少这个要看运气了,因为他不可能所有资料都做测试,但是如果赔钱,可以补给你。看看人家工作室开那么好,我也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是骗子,我说好吧,东西要了。他说你把钱留下,东西等你回武汉的时候发给你。

这又让我纠结了,先钱后货,这个我心里没底啊。我说我和我朋友联系一下,钱不在我这里,如果可以的话,让他马上打钱过来,他说好的,然后我给梦幻君打了电话,梦幻君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劝我收手,我这边心情很复杂,百感交集,收不住手,最后还是和梦幻君说,打款吧,我赌了。

拿到钱,我和他一起下楼去附近的一个ATM机上取出来,然后交给他,简单寒暄了一下,互相道别,我已经没心情在东莞逗留,直奔火车站,坐上了回武汉的火车。

到了武汉,几乎一夜无眠,坐立不安,一天刷新好几次邮箱,给他的ICQ留言,就等着对方发货。可是一直没有回音。又过了一天,接到顺丰的电话,说有你一个快递,地址我们查不到怎么办,我说我自己去取吧,到了顺丰,取到东西,感觉像一本书,拆开一看,A4纸打印的货,很厚的一叠。

没想到他会用这样的发货方式。这让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一般。拿回货到工作室里做测试,质量确实一般,不过总体来说还是有得赚,而且比做别人下家赚得多,然后就开始在各种苹果论坛里找那些买黑卡的,加他们Q,低价给他们放货,不到半个月,货就放没了,算了一下,一个月赚了以前大概一年半的收入。也就是这份收入,能支持我走到今天,好几个月没收入了还能供得起房租吃得起饭买得起机票飞来飞去。

我的故事再更新一段时间基本也完了,小事情不打算讲,就讲些有参考价值的,给各位抛砖引玉吧。

东莞归来的这一单生意,给我争取了极大的储备,让我花到至今都能留有积蓄。确实是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赚了大钱自然就不愿意回去赚小钱,就像我前文说的,人都是愿意走捷径,当发现各种捷径都走不通的时候才会去考虑最难走的路,譬如我,现在年龄还小还是想找项目做,实在做不出什么,择机还是去考公务员,这是真心话,当你求不到别的的时候,就求稳定吧。如果你一毕业就求稳定,你真是白活了。

这单生意做完之后,一直想着和梦幻君出去玩一下,目的地定在泰国,当时查了很多攻略,也做好了准备,回家办了护照,找旅行社办了签证。就在订机票的时候。梦幻君掉链子了。他说他不想去了,还是游戏要紧,帮派什么的还要继续搞,脱不开身。我真心觉得他走火入魔了。就是吃苦的命。没办法,最后我也没去成。听说以后要是再想去签证会有麻烦。回到工作室老老实实继续想项目。

苦思冥想了很久,也没找到一个好项目。。无意中在一个QQ群发现了比特币这个项目。比特币今年挺火的,最高峰翻了几十倍,我估计大家也都了解,不懂得可以百度一下,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和我接触到的时候不一样了,我那时候比特币六七美元一个,涨跌非常有限,没有矿机,只有普通电脑在挖矿,而且价格真的是和挖矿的算力在变动。现在比特币已经是和股票一样的炒作工具,随时等待接盘侠进去。

我当时工作室的显卡特别好,5850,相对低的功耗和相对高的产出,当时在论坛上和QQ群经过多方打听,计算了一下我工作室的情况,如果币值不跌的情况下,一台机子一天可以挖大概人民币不到20块钱,电费是12块钱左右,一台机子挂一天可以赚5-8元。30台机子就是150-240元每天。当时觉得这个项目可以做,就挂了起来。

挂了大概三个月,整体算了下赚了大概一万五,妈蛋当时没有屯下来,都是每两周卖一次,全部卖掉了,要是屯到今年年初。我估计我可以开兰博基尼了。

比特币的项目没什么好说的,是我最不操心的项目,插着电在那里挂机就好了。其实我最喜欢这样的项目,当时没有继续做是觉得没什么意思,想做更赚钱的,但其实应该坚持做下来,我现在最盼望的就是一个和这个差不多的项目,不需要操心,每天开机挂着就行,这是最佳的方式了,可惜,现在确实没这样的项目了。

这几天比较乱,游戏工作室要卖,已经想好了,现在30台的使用率根本上不去,打算彻底卖了,然后弄三台高配,其实高配的三台上AION这样的游戏十开压力不大,休闲游戏可以二三十开,所以科技在发展,工作室现在真的没必要搞好几十台机子了,时代不同了,重要的是好项目,而且多开未必意味着赚钱,最明显的一点梦幻君最近多开梦幻已经被封了很多号了,没开辅助,就是纯粹开了几十个号,被关苦行了,厂商现在是无条件的限制工作室发展啊。不过也好,开一大堆号操作起来太累。

其实楼主还没讲的事情已经不多了,有些是不愿意讲的,男人嘛,都怕提自己的糗事,我也不例外,楼主见不得人的事情也干了不少,丢人的丢脸的也干了不少,能多写就尽量多写点,有些心里过不去的坎就还是不写了。这几天集中说说楼主走弯路的一些事。

中国有个词语叫“无事生非”,哥现在一直认为这四个字放之四海皆准,当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时候,基本就要犯错误了,所以我劝大家都尽量把自己生活搞充实点,等你闲下来我觉得是要出事的,这个社会陷阱太多诱惑太多了。尤其是当你赚了点小钱的时候,就更不能没事做了,到时候没事做,真的会无事生非,哥就是个典型例子。那年哥赚了点小钱,手头也没什么项目,每天就炒股散步踢球什么的,主要哥也没谈恋爱,生活也比较单调,男人的恶习哥基本不沾,抽烟喝酒都不会,说起来也是个乏味的人,不过最后还是出事了。

哥每次是去旁边的一所高校踢球,那边有几个三十岁左右的人每天下午会在那踢球,我也是一次没事做去看球然后被他们叫上一起踢的,每次完了我会给他们买点茶水什么的,反正大家一起玩,累了各回各家,其实这样也好。慢慢的玩久了大概都知道底细了,他们只知道我是搞游戏赚钱的,也不知道我过多的底细,他们的背景我也是大概了解,有一半都是附近城中村拆迁之后拿到钱的暴发户,也是闲的没事做,还有几个是附近国家电网的员工,也是每天闲的没事做,于是一大群没事做的人每天就在这踢球。

久而久之,和其中几个关系就走的近了一些,有一个叫俊哥的,比我大几岁,家里是附近城中村拆迁的,算个暴发户吧,人非常不错,典型的武汉人心直口快,我比较喜欢这种性格,不爽了就骂人,也不往心里去,俊哥也是玩网游的,龙之谷什么的,大家在一起比较有的谈。

后来哥经常在他面前说,无聊啊,没事做,晚上回去不知道干啥。这尼玛真的是无事生非,后来他说有个好玩的地方,地下赌场,有机会带我去玩一把。说实话哥吃喝嫖赌基本就沾一个赌字,以前在电玩城也输了不少,不过还是可控范围内,自己在AION也做过赌场,心里对赌这个字比较有瘾,于是哥对这个比较感兴趣,当时就和俊哥说,有时间带我去玩玩。

终于有一天俊哥带我去了。晚上十点多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说来接我,俊哥自己有车,其实在武汉俊哥这种拆迁之后暴富的人非常多,以前都是周边的农民,赶上好时候了一次捞了千八百万,无所事事的这种人,大部分都拿钱去赌了,俊哥带我到了一幢楼,外面写着台球棋牌,走上去,顶层外面有几个人把手,估计俊哥是常客,那几个人还给他递烟,然后就进去了,里面屋子有四张台子,我看好多人在那玩,旁边还有几个小屋,门都关着,估计是大客户之类的吧。

俊哥给我介绍了一下规则,很简单,就是掷骰子,可以自己带骰子过去,不过对方要检查一下,掷骰子也是一桌上谁压得多谁来掷,可以押大中小,1-2小,3-4中,5-6大。押一反三。上桌抽50块钱上桌费,别的就没别的了。里面可以打电话叫任何东西,吃的喝的,包括XJ。

其实这样的赌场在武汉有非常多,因为好多暴富起来的人没得做,形成了这个市场,而且公平透明,没有老千,赚的是心理,他知道你赢了还会再来,输了还想追本,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死掉的,赌博其实就是瘾,戒不掉的,哪怕赔率开得再高,大部分人也只有赔钱的结局,就是因为心理戒不掉,赚了钱你挪不开腿.......唉!

闲言少叙。哥当时就迷上这个了,开始的想法是没得做,每天拿点小钱过来玩玩,输了就当消磨时间了,赢了更好。不过这种想法很幼稚。开始几天还行,输了就弄杯饮料喝了走人,赢了就继续玩一会,有时候也有赢得多的,赢两三千的时候也有,总体来说还是小赚一点。。其实我发现赌的人,开始一般都能赚点,这不是庄家出千,是真的,不知道为啥,反正你不管去哪玩,开始放佛都能赚点,越到后面越是赔钱。这差不多成定律了。

赢了钱就叫上梦幻君和俊哥一起去吃宵夜,吃到三四点钟回家睡觉。俊哥一直劝我,说差不多就收手吧,是在没得干买个游戏机在家玩。。我说我本身工作就是做游戏行业的,我根本不想玩游戏。俊哥说他自己都输了二十多万了,现在都是小玩,不敢乱搞了,他说玩久了必然输。久赌必输确实是真理。。我当时意气风发也没认真想过他说的话。

哥觉得这辈子最对不起梦幻君的一件事就是让他知道了我在搞这个。然后梦幻君也加入了。然后事情就像你们想的那样。我们开始输钱了。开始输了觉得是庄家在出千。第二天去自己买了个骰子,晚上去了,第一盘直接下个重注,比桌上别人都重,然后要求用自己的骰子自己来掷。。庄家检查无误表示可以。结果,连输三把。当时要是退了就算了。第二天还是去了。

就这样三番五次之后,算了算,我和梦幻君一共输了四五万了,当时其实收手也来得及,四五万基本不伤元气,我和梦幻君都小有积蓄,那几天没见俊哥,俊哥半夜专门给我打电话,说听我朋友说你带着你兄弟输了不少,别玩了,妈的再玩我动真格的了,你这样搞下去反正也是死,我不如提前给你个痛快……唉。当时真的是走火入魔了,俊哥说了那么多,我和梦幻君也没听进去。

最后一次是个下雨的晚上,和梦幻君进去一人输了一万。本来打算收手,梦幻君和我说,再搞一把,不管输赢就这个晚上解决了,以后再也不来了。然后和他出去,打车到ATM机取款,又回去。结果还是输了。最后总体算下来,我输了四万多,梦幻君输了七万多,加起来够买辆车了。

第二天俊哥知道了,约我和梦幻君见面,一见面就拿出一个袋子,说里面有五万,是我带你来这的,妈的出事要负责。我说别这样,这点钱我还能赚回来,不算什么大事。后来没要这个钱,不过也算交了俊哥这个朋友。比较悲惨的一件事是今年春节的时候俊哥又输了二十万。赌博真的是瘾,戒不掉啊,都是教育别人的时候会说,到自己了就完蛋了。

这算是哥走的比较大的一个弯路,如果当时控制不好,不知道是什么后果,哥现在不参与这个了,不过毒瘾难戒,没事还是会去买下足球什么的。这次走弯路虽然没有大伤元气,不过赔钱之后心态变了很多,有点急躁,直接导致后面又出事了。

哥要重申一个观点,搞网游不算创业,搞网游顶多算糊口,不过你搞得好点肯定比打工赚得多,失败的例子非常多,但是别忘了不管你从事什么行业,失败的人肯定是多余成功的人。

哥身边有两个十分励志的例子,哥觉得完全没有模仿的可能性,但是不妨说来让大家感受下。哥的一个高中同学,三流大专的,大二就出来混了,去电脑城找人办了一笔分期付款,说是买电脑其实没买,拿着这笔贷款去买了五个140+的梦幻西游号,自己搞了一年,等第三年别人毕业的时候差不多都等于失业了,有工作的也就赚个两三千,毕竟三流大专加上专业也不好,但是这哥们不仅还了贷款,每个月还赚的比那些打工的多。

第二个是个发小,大学也是考的大专,在青岛那边,学校老师基本都是韩国留学的托,把他们班一半的人都忽悠到韩国的三流大学去留学了,我这朋友家里一贫如洗哪有钱留学啊,但是留在国内又觉得没前途,大学每天去酒吧打工攒了一万多,跟家里拿了点,跟朋友借了点,算是凑了四万就去了韩国了,在韩国那边没日没夜的干活,身兼数职,每天自己煮清水面条吃,后来除了打工又搞中介介绍人过去留学,给留学生介绍房子什么的,五六年过去了现在找了个韩国的女朋友,在那边也扎下根了,下一步就打算申请入籍了,想来哥真的觉得惭愧。

哥举这两个例子不是说让大家去走这样的路,那是误导你们误入歧途,这种路走出来的人就那么几个,栽进去的人成千上万,哥只是说这年代拼能力你没能力,拼钱你没钱,拼爹你更没爹,你要是还没点魄力,每天就守着铁饭碗拿着千把块钱的工资混吃等死,你觉得活着还有意义嘛?

不过自己单干风险相当大,尤其是在陌生的大城市,要是没几个朋友,确实站不住脚,哥等讲讲哥的一次危险经历,那次要是没人帮忙哥估计惨了。

哥刚把游戏工作室的机子订出去了,价位还凑合吧,3300/台(nbe),电脑城的拿走了随便整整,九月份开学卖给大学生估计能赚一笔,我这边全下来拿10万,两人分,一人五万。哥暂时不打算去武汉了,主要是各方面支出略高,打算等新平台出来的时候,弄3-4台高配机,找个光纤便宜的附近的小城市,继续弄游戏,然后择机还是找别的项目做,唉,争取30岁之前能有所起色吧,别再做屌丝了!

哥今天再说一件大事,这件大事讲完,哥身上貌似就没什么太大的事情了,然后择点小事随便讲讲,也差不多就完结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说个差不多就行了,希望大家不要总看故事,更多的是有点启发,别再做打游戏的屌丝,别再没前途,如果哪怕只有那么一两个人看完了去想想怎么奋斗赚钱,哥都很欣慰。

赌博输了点钱之后,哥有点急了,想找个赚钱的大项目再捞一把,哥很自然的想到邓超哥,在ICQ上给他留言,从来没回过,Gmail也一样不回。哥觉得这是哥最后的稻草,联系上这个人,随便接个活估计赚个几万补补血不是大问题,哥于是决定二下东莞,面见邓超哥。

说走就走,买了车票打算去东莞,这次不同的是梦幻君也要和我一起去。于是一起来到东莞,闲言少叙,到了东莞直奔邓超哥工作室,到了那边没想到人去楼空,早就变了房客,找人打听房东的电话,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打电话过去问房东以前租客的电话,房东开始不愿意说,在哥的再三哀求下,房东终于说了一个号码,打过去是空号。唉。哥该想到的,邓超哥这种捞偏的人,绝对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辈子没第二次见面的机会了。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