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主页 > 手机赚钱 >

一段没有尽头的煎熬 一个灰色的行业

2017-07-09 13:26   ⁄   手机赚钱   ⁄  

曾经想过放弃游戏工作室找个正常的生活,在那拥挤的路口,城管让我体会到了社会的残酷,他们摔了我的货,扣了我的板凳,我只能沉默,拿着大学文凭去找个勉强温饱的工作,我怀疑我爸交学费给的都是假币,文凭真TM的不是东西,跑上跑下累死累活还不如女同事的那双妩媚的眼,最后自己恨起自己来。

无聊的日子,窝在家里疯狂的游戏,一次无奈卖号的经历,让我发现,这半年游戏的收入竟然比在办公室里委屈自己还多。加了几个机器,就这样,一个人的游戏工作室成立了。习惯孤独习惯打金的枯燥,习惯了日夜颠倒的日子。

唯一欣慰的是卡里的数字天天在涨,那次外服的大清洗,我也未能幸免,转战国F,完美国际里那满地的妖精,让我又加了几个机器,突然发现有种不受限制的高科技,一年而已,完美跨了,买了辆垃圾车,回头又恨起5173来,TM的忒黑,手续费吃了我好几万。

翻来覆去,无意发现诺亚,好吧,就三开,弄了几个号,一试还不赖,欢迎鄙视,我只是个打金者,那些新区疯狂飞涨的金银比例,有我的一份力,这是最简单的吸金大法,肥了不少游戏投机者,每天都把赚的银币换成金币,物价随便他怎么变动,跟我已经没关系了,今天合了几个首饰,出了个极品戒指,所有`攻击`速度,开心。

颠倒的日月,混乱的物价,空白的人生,我在意的只是每日的收入,那些个蛋疼选手在世界上胡乱辱骂成了枯燥日子里的笑话,这样的笑话一直伴随着我````````````早已习惯半夜爬起来整理商店和摆摊号,早已习惯刷牙前数数夜里的收入,日复一日,生活继续,游戏继续,交易继续........

忘了多少天没出门了,因为烟和啤酒都还有``````忘了上一次聚会的那个女人叫啥了,因为那一夜,有点醉````这个道德早已被践踏的社会,扶起一个跌倒的路人都要花10WRMB的社会,我想做个好人,我要努力赚钱,怕哪天忍不住扶几个老大爷就把爹娘留下的老本赔没了...

闲得无聊又让我想起那个烈日下的小摊,那个仗势欺人的城管,那张早已不知去向的板凳和那一日的落魄.我的梦想,早已湮灭,我的生活,杂乱无章,我的收入,不多不少.我的人生,平静如水``````````我的游戏,井然有序,我的女人,善解人意.日子就这样定格在初秋的风和日丽里。

各种高尚各种伟大各种款爷,都喜欢踩上我几脚来标榜他的位置,我一笑而过,百年后,谁都是尘与土,何须撕碎那片人格来寻找本不存在的存在感。

阴沉的天,寂寞的烟圈,一天一天,习惯错过,忽视过错

收起来的惆怅,无意搅动心房

一个人的世界,满是欠缺

游戏人生,人生如戏````````

一个灰色的职业,一段没有尽头的煎熬,一场虚拟的博弈

没有哀伤的落幕,更找不到惊喜的结局

可有可无的数据,一直沉迷,因为其中有支撑我一切的人民币

犹如门前那段班驳的墙,独自在述说它的沧桑

开着我的垃圾车,游离于都市边缘

被误解,被污蔑,被嘲笑`````

欺诈`贪婪`放纵`猖狂`压迫`威逼`````无处不在

庆幸我的苍白,感谢我依然无知

今天起个大早,起来却没碰电脑,最近手上2个游戏都有点青黄不接的味道。算了先不想这些,一个人赶着朝阳驱车到郊区那家老得我父亲都记不得啥年开的茶馆里。虽然太阳未露,可茶馆已经热闹非凡,我要了间靠窗的小阁,伙计端来热气腾腾的古朴的老杯,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可一眼已让沧桑印入脑海,在这比邻都市的近郊,石板铺就的街道,来来往往的都是一脸满足一身布衣的老街坊,时代仿佛就这样定格,悠闲`自在`杂乱却醇厚的小镇气息让我迷失,满心舒坦。

点了一笼汤包,窗外飘来材火的淡香`````````在脱离了钢筋水泥后的清早,这老镇老茶老街坊,让我仿佛步入桃花圣地,内心说不出的清澈。

窗外河面上摇摆着的一艘艘乌棚船,穿梭于秋晨淡雾中,一杯香茶一窗仙色,入喉已化若半世尘风,吹拂躁动的心绪。

内心的宁静萌生于有意无意之间。生活依然美好,只要不太执作于钱字之上,偶尔出出门, 幸福永远取决于心态。

年少轻狂时被社会的阴影排挤,想自食其力时被我们伟大的城管封杀,你叫我杂办呢,打工那微薄的薪水和各种潜规则让我不堪忍受,难道没有背景只能寒心的活着?游戏虽然没让我发财,但也没让我受罪,当你们在麦当劳大口吃鸡的时候,我也能呼朋唤友搞个包厢寻找我自己的消遣,当你们猛踩油门不可一世的时候,我同样也可以开着我的破车在郊外看风景。

生活没有假如,我依然是我。

其实打金这行真的不是什么好差事,我奉劝还没有入这行的朋友,若非到了山穷水尽千万别入这行。虽然有很多规模很大的工作室,但更多的是默默无闻者,日夜颠倒,不见天日。这样的日子真不知道怎么去跟你们形容。在我没入这行前,我的生活相当灿烂,我的圈子相当优秀。有着一群放荡不羁的兄弟和一些高昂的灰色收入,一直在法律的边缘游走。

后来由于一些意料不到波折,我放纵了自己,无所事事的泡吧,赌博,嗨药````这样过了俩年多。我突然害怕,怕自己这样死去,怕自己永远都找不回人的灵魂,我就停止了癫狂,刮了胡子,换上衬衣西裤,去找了份无聊的工作,打工生涯只持续了半年,也许因为曾经的骄傲,我难以忍受的东西太多,也许自己不够坚强。

回到家里,也不想再回到那段黑暗的日子里,闭门不出,唯一能让自己忘却现实的是游戏,半年后,家人实在看不下我这样,想弄个铺面让我去弄,我就想,也好,游戏终究是游戏,总不能这样玩一辈子,那就卖号吧,不料在清理号的时候发现,这大半年,赚了近3万。

我就琢磨着干脆弄游戏好了;家人半信半疑的也没说什么,搞就搞吧,加点机器,呵呵,当初实在是幼稚。辗转间,换了不少游戏,各种方式都尝试过,经历了外F的辉煌和血洗,磕磕碰碰走到现在。

虽然收入比很多一般的工作强,可这种生活还是让我很烦躁。

前几天受一个老友之邀,久未谋面的兄弟差不多都来了,那一聚,我才发现,如今我跟他们的差距太大了,曾经的把子,如今的寒酸```一言难明。酒店外一排排耀眼的靓车,酒店内一个个气宇轩昂的老友``````我又落寞了。

此时我奢侈的点上朋友送的雪茄,将游戏强行从思维中驱除。***物价已经干扰了很久我的心绪。在书桌下的CD盒里找到一盘很老的碟。歌声渺渺,微香絮絮`````窗外的老树早已被季节褪去枝叶,无声的屹立于寒冬中,枝头上没有点缀气氛的乌鸦,可我已窥见它的苍老。我很装逼的思考了一会生存的意义,意义?

我找不到答案,只看到一个憔悴的背影渐行渐远,恍惚间,我难道要这样老去?然后如窗外那颗沉默的树一样,安然的接受命运的安排,坚强的任风雨摧残?我不知道,我没有答案。一曲罢了,意有未尽`````

不谈游戏,只论生活。

我看到众人的不甘,你内心太多的抱怨,总在寻找一个没有结果的结果,然后用不公平来评判平庸。这样的态度我有过,我后来发现用这样的眼光去看路,总是无路可逃。对,是逃。用这样的心态去处理生活,生活总是一团乱麻,理不断斩不绝。任何朝代任何地域都没有绝对的公平,人不能因路不平而停下欲望的脚步。胜王败寇,寇者的理由都是无能的借口。

生活若镜,你内心投射过去的光芒在一定的角度时会返照于你身。多一分平和就能多一份快乐,多一点坚强就会多一些收获。

夜过冷,晚安!

不知为何,凌晨醒起,突然无法入睡。夜色深浓,思绪飘忽。

安静的把这篇文章浏览了一遍,我在看我的脚印,虽未坎坷,但仍辛酸。敲敲打打日复一日。

谁还记得儿时的梦,那稚嫩的年纪及腼腆的过去。轻狂一去不返,那个单车后坐的女孩今已为人妻,那首只有我们能读懂的情诗今早已被忘记。可这时,我却想起我们纯洁的过去````苍白的日子裹着单薄的数字,一笑十年。

路茫茫,心依旧```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